欢迎光临 乐虎国际娱乐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net
当前位置:乐虎国际娱乐 > 全部作家 > 武侠小说作家 > 刘建良作品及代表作推荐

刘建良作品全集

刘建良  男,码字狂人,1970年生于湖南,读了十年书,下了十年井。十六岁想当作家,二十九岁才发表第一个字,从此一发不可收。几年间发表了超过三百万字的作品,以数量和质量,确立了其在玄幻武侠界的宗师地位。他的作品,可以去起点中文网或者幻剑书盟去阅读。2002年加盟《武侠故事》杂志,一口气推出《鬼剑小子》、《灵鹫飞龙》、《风野七咒》、《梵音邪针》、《美女江山一锅煮》、《逆天谱》《极魄孤星》等七部武侠仙侠长篇小说,以跌宕的情节、雄奇的想象,在幻剑书盟等网站引发万千“良粉”的热情追捧。长篇《逆天谱》和《极魄孤星》已经在《武侠故事》杂志连载完结,最新长篇《三千光明甲》正在《武侠故事》杂志连载中。

美女江山一锅煮

简介:故事梗概 街头混混出身的战天风,除了滑头之外别无所长,一次偶然的机遇,让他遇到了号称七大灾星之一的天鼠星壶七公,假冒吞舟国将军之女苏晨的意中人应亲,其间又靠七喜国假太子的身份羞辱了奸臣纪苇,不料壶七公偷给战天风用来证明身份的玉竟是号称三大邪门之首的九鬼门的镇庄之宝鬼牙石,由此战天风被九鬼门门主之女鬼瑶儿于婚礼之上抢走,并被逼要过九鬼门九次追杀便可娶鬼瑶儿为妻,后战天风逃走,又遇七大灾星之一的天厨星助其剿灭刑天道人但天

风野七咒

简介:《风野七咒》是幻剑书盟、《武侠故事》超人气作家刘建良的扛鼎之作,小说讲述了一个少年英雄雪槐纵横天朝、建功立业的宏大故事。魔影诡谋,英雄美女,情与义的激烈冲撞,爱与恨的辗转缠绵,少年仗剑,唱响天朝绝曲。《风野七咒》有如一部玄幻版的波澜壮阔的中华民族史诗,像一面旗帜一样,擎起东方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 一出生,他手臂上就有一个封印,不知从何而来,有人告诉他,被封印的,是战神与魔神双重的祝福。当机缘巧合他得到天眼神剑,被封印的神秘

鬼剑小子

简介:洞庭湖水,潮涨潮落,到了明正德七年。正是春寒料峭,洞庭湖水也似乎有点儿怕冷,风一吹,便一层一层的皱起了眉头。柳条儿已经抽出来了,嫩嫩的鹅黄色的柳芽,象张着的莺哥嘴儿。两个黄鹂鸟,在枝条间窜上窜下,叽叽喳喳,旁若无人的说着知心话儿,全不管别人烦也不烦。一株柳树下,盘膝坐了一个道人。他五十来岁年纪,长条脸,两眉斜飞入鬓,双眼似睁似闭,偶一开合,精光逼人。他叫秋风子,青城七子之一,一手青城剑,追风逐月,在武林中大大有名。w w w. xiao shuotxt. net

极魄孤星

简介:人有三魂七魄,但一般人是不知道的。生则任其来,死则随其去,无知无觉,唯有魄师以神秘的魄术,可以咒摄魂魄。一魂三魄为士,两魂五魄为师,三魂七魄为尊,所有的魄术,必须要有魄才能发放,咒摄住的魄越多,就可以修炼更高的魄术,威力也就更大,咒摄得三魂七魄,天地任你纵横。陈七星本是一个孤儿,却因机缘巧合,踏入神秘诡异的魄术界,然而他自身却有着一个不同于常人的地方:他天生比别人少了六个魄,只有三魂一魄,他却不知,自己身负千年罕见的孤绝之魄.极魄孤星,他

逆天谱

简介:逆天谱,刘建良著,玄幻类小说,《武侠故事》杂志连载。纵横中文网连载。 一部唯一让刘建良先生三易其稿的精心之作! 一部超越《美女江山一锅煮》的惊人构思! 一部尚未刊登已引发无穷猜测与模仿的百万巨著! 岁七月,火伏而金生。奸商吴不赊舒服地躺在自己客栈的门口琢磨怎么坑人骗钱,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走进了客栈,没想到,这两个孩子竟然是含冤而死的当朝忠良之后。在一个老秀才大义凛然的夸奖下,吴不赊的奸商本质和侠义冲动激烈交锋,竟然承诺千里

灵鹫飞龙

简介:他身怀传灯大法而不自知,懵懵懂懂闯入江湖,阴差阳错地击败两大魔派,挽救了铁血盟。他是天龙、阴魔的化身,被激发了绝世雄心的他,将会在这个诡异的江湖掀起如何的轩然大波?他是个情痴,一看见美女就两眼发直、目瞪口呆,被情魔入侵而成为绝世情种的他,在这个香艳江湖,又会上演怎么的风流秩事...... 这和尚不知有多少年纪,也许五十岁,也许六十岁,但也许三十岁还不到。因为就算三十岁最壮盛的汉子,身手也没有他壮健敏捷,尤其是在水里。江流本急,到恶鬼

三千光明甲

简介:却说九州之中,有座浣花城,人烟繁茂,商旅通达,最是第一等繁华富庶之地,城中有一户人家,顶门的汉子姓于,名石砚,这于石砚本是贫民家子弟,却是打小上进,居然给他考中了功名,先是在县衙做了主薄,后又做了县丞,手中有权和钱,他到也灵泛会送,便谋了一个肥缺,做了牢城营都管。所谓牢城营,就是押犯人的地方,犯人关在牢房里,什么也不做,还天天要给他送饭,坐牢还是做大爷呢,所以朝庭便另设牢城营,但凡正式判了刑的,便不再关牢房里,而是送到牢城营来,找事给他们做,所得收入

梵音邪针

简介:风雪遭变好雪,天地皆白。这雪还是三天前开始下,到今儿个早间才堪堪止住,放眼望去,树高屋肿,天地间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套上了一件厚厚的白棉衣。雪塞路断,但从县城出来的官道上,还是有人走。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穿着大红袄儿,雪白的瓜子脸上,两颗乌杏似的大眼珠儿,活泼灵动。她甚是顽皮,走路不好好的走,一蹦三跳,踢得雪末子乱飞。wWw:xiaoshuotxt?net